专长领域

联系我们

  • 姓名:林焕斌
  • 手机:13720002838
  • 邮箱:248132481@qq.com
  • 证号:11310201210381503
  • 律所:王洪波律师事务所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工体北路甲2号,外交公寓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公司治理> 企业社团主义:新工业政策与法人的“本质”

企业社团主义:新工业政策与法人的“本质”

来源:燕郊企业法律顾问机构   网址:http://www.zgzmtwzls.com/   时间:2015-07-15 15:07:13

分享到:0
企业社团主义:新工业政策与法人的“本质”*
[德]贡塔托伊布纳**
仲崇玉***
[内容摘要]法人本质问题并非是一个无解的形而上的哲学问题,而是社会学的、法学的、经济学的甚至政治学的问题,法人本质理论是法人治理结构的理论基础。应当超越方法论或价值观上的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两种进路来研究法人本质问题,法人的社会本体应当被看作是一个“集体”或“团体行动者”;法人的法律人格必须与法人的社会本体一致,法律人格化的功能就是建立起一个允许运行闭合与环境开放的新型结合的次级自创生系统;被人格化为集体的企业具有权利能力,而非股东联合具有权利能力,而且,法人的任何参与者的利益都不等同于“法人行动者”的利益,法人的任何一种资源(无论是资本、劳动力、管理,还是国家监管)的提供者,都无权主张天然的“社团统治权”;当前的企业合同理论没有充分发挥企业组织化的优势与潜力,我们应当采取“企业社团主义”的法律政策,倡导建立于微观社团主义式生产者联合基础之上的法人治理法律,以充分挖掘“企业对其环境波动做出灵敏反应从而进行重组的总体能力”。
 
一、再访人格之谜确实,法人已经成为一个没有生命力的人。虽然在19世纪时,它曾经是追求政治、经济自由、反对政府规制的斗士,但在今天的重大经济政策争议中,人们已经不再赋予其以任何角色。在所有的“人”中,法人对诸如“新工业划分”,欧洲在走“美国化”还是“日本化”的工业组织间的抉择,新的灵活性策略,以及对于不确定性的管理等现有问题[]到底能够做出多大贡献?曾经使数代法学家着迷的法人本质之研究,随着人们对于这一法律存在的日常熟悉,现已被默默地抛弃了。今天,法人不得不正在为其成功付出代价:无人再会对其本质问题产生兴趣,并且,尽管存在来自反面的警告,这一问题也未能得到严肃的对待,即使在所牵涉的问题是很能激发法律想像力的著名的“揭开公司面纱”时,也是如此。[]必须肯定的是,最近在再探法人的政治维度方面,学界已有一些新的尝试。[]在给人以深刻印象的重新诠释中,例如,克劳斯•奥特(ClausOtt)就把这些对于法人本质的旧式纷争描述为一个关于社会中间力量之功能与合法性的政治争端,从而提出了法人在当今条件下的政治合法化问题。[④]但是,虽然有关公司治理的多元论观念确实产生于奥特的分析,但其分析对于法人人格理论毫无影响。并且毫无疑问,如果奥特企图通过在利益团体与地方议会间建立起联系以解决团体法人的合法化问题的话,那么,法人的真正功绩——即增强组织自治——将不得不成为次要的问题。为了重新揭示法人的社会之维,彻底转变以前采取的进路将似乎是可行的。这种进路不是缩小组织所必须的自治,而是扩张这种自治。如果人们并非基本上从相关人员的同意中,而是在法人整体的社会功能和表现中,去寻求法人组织自治的合法化,[⑤]corporateactor)——一个关于法人的流行术语——及其相对于内部相关利益群体的自治性。这将现行的合法化逻辑完全颠倒过来:不是企业范围内的多元主义证明团体行动者的行动是正当的,而是相反:内部多元主义只有当其定位于团体行动者的目标时才是合法的;团体行动目标反过来必须通过企业在社会中的功能和表现而得以合法化。那么,与有关人员和利益团体相对的组织自治的增强就不仅与这一合法化相容,而且也确实是其合法化的先决条件。只有如此,我们才能从此出发,去探究法人观念对于制定工业政策可能具有何种意义。工业政策能够在扩大了自治权的行动体系中,找到代替现行合同灵活性的可行方案,这一行动体系独立于相关群体,并可在追求其自治目标过程中,对来自于环境的需求、对环境的危害以及环境的变化做出灵敏的反应。[⑥]然而,要通过组织实现这种灵活性,

电话联系

  • 13720002838

扫扫有惊喜

扫一扫,惊喜等着你!